<dd id="6xjhb"></dd>
  • <progress id="6xjhb"></progress>
    1. <dd id="6xjhb"><track id="6xjhb"></track></dd>
      <th id="6xjhb"></th>
      1. <li id="6xjhb"><acronym id="6xjhb"><cite id="6xjhb"></cite></acronym></li>

          您現在的位置:?臺海網 >> 新聞中心 >> 財經 >> 財經觀察  >> 正文

          “大廠”前總監代購“抗抑郁藥”被判刑?阿德拉究竟是啥藥?

          www.cal-casio.com.cn 來源: 澎湃新聞 用手持設備訪問
          二維碼

          [X]

            明查|“大廠”前總監代購“抗抑郁藥”被判刑?阿德拉究竟是啥藥?

            速覽

            網傳騰訊前總監為治療抑郁癥從美國代購的“阿德拉”藥品其實是一種安非他明類神經興奮劑處方藥,副作用顯著,在美國僅被允許用于注意力缺陷多動癥和嗜睡癥的相關治療,且受到聯邦管制,并非抗抑郁類藥物。

            我國目前明確把安非他明(苯丙胺)定義為一類精神管制藥品,嚴禁含有此成分的相關藥物進境或被濫用,未經許可濫用苯丙胺,或走私、販賣、運輸、制造相關藥品均屬違法行為。

            事件背景

            近日,中文網絡流傳一則消息,稱騰訊有位孫姓前總監,化學專業出身,因“制毒販毒十余年”被提起公訴,現已被判死刑。

            有自媒體賬號辟謠稱此消息不實,據其從相關當事人前同事和HR處了解到的情況,該孫姓總監確系騰訊前員工,但并非化學專業出身,他為治療自身患有的抑郁疾病,從美國代購了一種目前只在國外合法銷售的名為“阿德拉”的藥品。然而在代購的過程中,因“賣家將藥品中的有效成分‘苯丙胺’替換成了‘甲基苯丙胺’,即俗稱的‘冰毒’”,孫某最終被檢方依法以涉嫌走私毒品罪批捕。

            然而有網友評論指出,此辟謠文也是“瞎掰”,阿德拉并非抗抑郁癥藥物,且該藥物成分中本身就包含毒品成分,在中國是按照毒品管理的。

            那么,這種傳聞只在海外有售的“阿德拉”究竟是什么藥?能否被用于抑郁癥的治療?“阿德拉”在中國是被當做毒品管理的嗎?

            明查

            何為“阿德拉”?

            在谷歌上檢索“阿德拉”(Adderall)一詞,可以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下屬的國家藥物圖書館官網MedlinePlus資料中了解到,“阿德拉”或“阿德拉爾”,以及成分與其相似的Adderall XR和Mydayis,均為含有安非他明(Amphetamine)酸鹽成分的復方類藥品商品名,其醫學通用名稱(有效成分名)為右旋安非他明(Dextroamphetamine)和安非他明。

            安非他明又名苯丙胺,是一種中樞神經刺激劑,屬“興奮劑”的一種。據美國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官網提供的指導文件介紹,以“阿德拉”為代表的安非他明類藥物是中樞神經興奮劑類處方藥,主要被用于注意力缺陷多動癥(ADHD)疾病的治療。該藥品通常作為注意力缺陷多動癥整體治療項目中的一環被使用,能夠幫助相關疾病患者在增加注意力同時,減少沖動和多動癥狀的發生。另外在美國,“阿德拉”也可被用于嗜睡癥疾病的治療。

            FDA官網數據庫資料表明,早在1996年2月,美國就已經批準通過了由TEVA WOMANS公司研制的“阿德拉”藥品。該藥品中含有4種活性成分,分別為右旋苯丙胺糖酸鹽、天冬門酸安非他明、硫酸右旋苯丙胺和安非他明硫酸鹽。

            2002年,FDA又批準通過了由Shire實驗室研發制造的Adderall藥片和Adderall XR緩釋劑,再次確立了“阿德拉”在美國的合法地位。

            MedlinePlus警告,將安非他明和右旋安非他明結合使用具有成癮性,相關藥物必須嚴格遵醫囑使用,過量使用安非他明和右旋安非他明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心臟類疾病或猝死?;颊咭坏╅_始用藥后,不可自行停藥,需要在醫囑下逐漸減少藥物用量。對過度使用安非他明類藥物者而言,突然停藥可能導致嚴重抑郁和重度疲倦等戒斷反應。

            能抗抑郁嗎?

            無論是FDA提供的指導文件還是“阿德拉”研發公司提供的相關藥品說明中,均只表明了該藥品適用于注意力缺陷多動癥和嗜睡癥治療,“抑郁癥”未被提及。

            FDA官網列舉的抗抑郁類藥物清單中,并未包括“阿德拉”這一藥物。因此,阿德拉并非美國官方認證的“抗抑郁類藥物”。

            對于安非他明類藥物能否被用于抑郁癥治療一事,一篇被NIH收錄的發表于2016年的綜述類論文提到,從隨機控制試驗中目前無法得到支撐“精神刺激劑或類刺激藥物可有效治療抑郁癥”說法的證據。

            此外,2015年3月30日,加拿大衛生部發布信息稱,他們注意到服用ADDERALL XR(混合苯丙胺鹽緩釋制劑)等注意力缺陷多動癥治療藥可能引發精神方面的副作用,因此在相關藥品的說明書中納入了有關自殺意念和自殺行為風險的加強警告。

            Drugwatch等多家美國藥物信息服務類網站提到,雖然FDA僅允許“阿德拉”用于注意力缺陷多動癥和嗜睡癥的治療,但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卻常常出于備考、增強運動表現、緩解抑郁焦慮情緒、減肥等目的違規使用精神刺激類藥品。

            湯森路透法律文書數據庫WestLaw中收錄了多個當事人提及為緩解抑郁情緒而依賴使用阿德拉的案例。英國廣播公司(BBC)在今年1月發布了一篇文章,講述了女歌手莉莉·艾倫(Lily Allen)為減輕體重而養成對阿德拉藥物依賴的全過程。

            2018年,網飛(Netflix)發布的一部紀錄片《藥癮》(Take you Pills)曾揭露,以阿德拉、利他林為代表的神經興奮類藥物在美國高中生群體和成人間被濫用。許多學生和成人通過服用藥物,意圖能夠在高強度的學業和工作壓力下保持充沛精力。

            類似的藥物濫用案例數不勝數。伴隨全球化趨勢,近年來,以阿德拉為代表的神經興奮類藥物似乎也已悄悄流入中國境內。

            2020年4月,廣東省公安廳政府官網曾發布普法文章,提醒廣大考生切莫為了提高成績盲目使用市面上一類違法兜售的“聰明藥”。這類以阿德拉、利他林和莫達非尼為代表的“聰明藥”并不能真的使人變聰明,相反會帶來嚴重的副作用和法律后果。

            出于藥品濫用和藥物依賴風險的考慮,FDA業已將阿德拉列作了管制類藥物,規定任何出售或贈與阿德拉的行為均系違法行為。

          是毒品嗎?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條規定,毒品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嗎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國家規定管制的其它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廣東省公安廳發布的普法文章中明確提到,“阿德拉(Adderall)是被批準用于治療注意力缺陷與多動障礙癥(ADHD)以及發作性嗜睡癥的處方藥,并且被列為管制藥物。”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安部、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聯合發布的《精神藥品品種目錄》(2013年版)明確將阿德拉中含有的主要化學成分“苯丙胺”列為一類精神管制藥品。

            阿德拉的主要有效成分為苯丙胺,且具有成癮性,因此按照刑法的定義,該藥品在中國法律意義上確實具有毒品性質。

            上述廣東省公安廳發布的文章亦提到,未經醫生開處方私自使用管制類藥品屬藥物濫用行為。濫用藥物“對用藥者的健康和社會都會造成一定危害”。該行為“在醫學上稱之為藥物濫用,法學和社會學意義上就是吸毒。”

            與此同時,由于阿德拉目前在我國境內并未獲批,因此要合法獲取該藥品,僅能在相關藥品獲批國家的醫生處開處方。

            中國政府網發布于2017年7月10日的《海關總署答網民關于藥品入境問題的留言》明確,“根據中國有關規定,含有苯丙胺的藥物,禁止進境”。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規定,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無論數量多少,都應當追究刑事責任,予以刑事處罰。

            由此可知,無論出于什么目的,辟謠文中稱孫某斌從海外代購阿德拉等苯丙胺類藥物并運輸入境本就是違法行為。

            至于孫某斌案本人,經核查,騰訊確實曾有一位ISUX終端設計中心設計組長,名叫孫某斌,曾在2015年參加過國際體驗設計大會(IXDC)活動。但目前依照公開資料尚無法確認此孫某斌是否與因涉嫌走私毒品被逮捕的孫某斌為同一人。

            目前能夠從12309中國檢察網查詢到的最新消息顯示,深圳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孫某斌涉嫌走私毒品罪一案提起公訴,該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除此之外,沒有證據顯示該當事人已經被判死刑。

            綜上,網傳騰訊前總監為治療抑郁癥從美國代購的“阿德拉”藥品其實是一種安非他明類神經興奮劑處方藥,副作用顯著,在美國僅被允許用于注意力缺陷多動癥和嗜睡癥的相關治療,且受到聯邦管制,并非抗抑郁類藥物。但在現實生活中,該藥物常被當做興奮劑濫用,部分人將其作為緩解抑郁情緒、提高學習或工作表現的“救命稻草”。

            我國目前明確把安非他明(苯丙胺)定義為一類精神管制藥品,嚴禁含有此成分的相關藥物進境或被濫用,未經許可濫用苯丙胺,或走私、販賣、運輸、制造相關藥品均屬違法行為。(鄭淑婧)

          相關新聞
          疫情下澳洲代購店倒閉,奶粉滯銷 澳媒發現:中國人消費方式變了

          澳大利亞一家代購店(abc) 海外網10月19日電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17日報道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國消費者在海外代購量大幅下降,澳大利亞諸多品牌受到沖擊,其30%的代購專賣店倒閉,嬰兒奶粉出現滯銷。疫情正在悄悄改變中國人的消費方式。 克里斯娜·劉剛剛從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畢業,目前在一家餐館打工,同時也兼做海外代購生意,幫助中國消費者在澳大利亞...

          臺媒:臺灣男子以代購口罩為名行騙,大陸女子被騙400余萬元

          據臺灣《聯合報》5月1日報道,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全球口罩缺貨,臺中馮姓男子2月宣稱熟識臺灣優質口罩廠商,可出貨3600萬個口罩給大陸某醫療公司張姓女業務員,在收取人民幣405萬元訂金后斷絕聯系,隨后,張姓女業務員寄信到臺灣檢舉,臺“刑事局”日前拘提馮姓男子并依詐欺罪嫌移送...

          “騙扁少年”冒充李嘉誠“秘書”騙口罩,臺灣口罩大廠險中招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島內出現多起口罩詐騙案。臺灣《聯合報》等多家媒體29日又報道了一起案件,涉案男子涉嫌佯稱自己是香港富豪李嘉誠秘書,向島內口罩大廠中衛公司詐騙口罩。值得一提的是,報道稱,該男子還曾騙過臺灣地區前領導人陳水扁。 據報道,涉案男子名為黃琪(本名黃照岡)。今年2月,黃琪自稱是李嘉誠秘書致電中衛公司,以李嘉誠要贈送臺大醫院口罩為由訂...

          疫情期間代購韓國掃貨回國不隔離?真相卻是這樣的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北京一名代購在微信朋友圈推銷自己近期從韓國買回來的商品。韓國屬于疫情嚴重國家,附近居民認為這名代購沒有遵守規定隔離,于是向警方舉報,結果卻令人意想不到。   代購曬韓國購物行程   被舉報返京后不隔離   “警察同志,我們鄰居群里有個人是韓國代購,她(2月)17日才從韓國回來,也不隔離,還發快遞……”近日,位于北京市昌平區“北京...